20150925小鎮換宿第四天﹣來自北京的冶青

 

培鈞每天都在為演講和與企業溝通創業計劃而繁忙,昨天下午也臨時從高雄趕不回來,去天空的院子的約定只好改在今天上午。在等待他到來的時間,我主動拉著逸偉把昨晚我寫的關於咖啡館的幾點建議進行了討論。顯然,昨天的討論是沒能盡興,看著逸偉今天好像才被打開熱情與腦洞的樣子,立刻感到自己作為換宿生的價值。

 

大約十點,培鈞開車來帶我去天空的院子,全程都是山路。滿眼繞來繞去的盡是竹林、茶山、檳榔樹,這是在地老百姓的主要經濟作物。培鈞介紹說,以前這滿山都是竹子,但隨著竹產業的沒落,老百姓就砍了竹子,種上茶樹,檳榔賺錢時又換成檳榔,但檳郎對水土保持有危害。政府對此憂心重重,但是又不知到讓老百姓種什麼….我說著在大陸也是一樣的啊,老百姓種什麼的原則是以那樣作物是否賺錢為標準的,就像海南、雲南,對環境有害的橡膠林吞噬了許多原始森林,但橡膠林越多的地方老百姓就越富有,這成為惡性循環。

 

所以,無論是大陸或是台灣,鄉村發展的問題,最務實的就是讓這個行為能見到實效,老百姓隨之就會模仿。天空的院子,曾經是竹山大鞍里村最破敗不堪的院子,一片廢墟,這些年經由培鈞帶領下獲得了商業成功與社會聲譽,隨之令破敗民居的價值被政府和在地人民重估。培鈞驕傲地說,你知道嗎?這附近又有六戶人家被納入了政府的再生計劃哦。而由於天空的院子的成功,目前山上另一间老屋被主人家改造為“有竹居”民宿,現也交給天空的院子在一起運營。

 

院子終於到了。大概是來前已經看過太多它的相關資料,甚至這從無到有的建設過程,也能如培鈞一樣津津樂道,所以今日與院子的初識就已經像是老相識般,味道熟悉。眼前一座別緻的三合院落,安靜地坐落於山間,山林環抱,山下城景、村景盡覽無遺,風水極佳。我對培鈞說,這院落的選址真是太棒了,完全是把過去山裡修寺廟的絕佳位置給佔了啊。

 

而一旁,培鈞一直沒有停止對於院子規劃建設的每個細節的介紹,道路怎麼修的,原來豬圈怎麼改造的,原來卸下的屋頂瓦片現在翻過來做了庭院排水槽,庭院原來是什麼樣,廚房的傢具是怎麼定製的,為帶動當地產業屋裡的臺燈都等用品是在地生產的,以及當初房子破敗成什麼模樣,他和表哥為了做好設計劃過那些草圖,一頁頁地翻出來給我看,等等,這些被他一定一次又一次講過的故事,現在講起來依然是那麼地有熱度,聽著也不由得再次被感動。

 

但他說話的節奏非常快,而且是一旦開講就停不下來的感覺,基本上趕上我的速度與風格了,哈哈。乃至我也不好意思停下來穩穩地找個好的角度給院子拍照,因为那樣很容易打斷培鈞說話,顯得不夠禮貌。為了跟上培鈞的步伐,我只好匆匆地隨手拍了幾張院子的照片,心里擔心會對不住院子的美景。但我能體諒培鈞,他太忙了,今天能專門騰出時間陪我上來一趟,真是很不容易。所以為了要專注地和培鈞講話,進到院子里,我基本放棄了拍照。

 

這是我與培鈞第二次見面,但這一路好像有太多的共同語言,不因他在台灣,我在大陸。我們什麼都聊,經歷,趣事,夢想,責任,計劃,價值觀。

 

他很開心地聊到最近馬總統在沒有提前招呼下,親自帶隊來考察天空的院子和小鎮文創,并與他交流文化園區建設、社區營造等問題,也聊到他雖然對政治不感興趣,但他現在已經與其他26位來自各行業的台灣青年,成為台灣行政院第一屆青年顧問團的一員。

 

這樣,作為政府與民間之間的中間層,他有机会銜接從上至下與從下至上兩種力量,參與到更多推進社會進步的法案中去。他說,事實上在2014年的台湾學運之後,台灣青年人便把自己推向了一個历史大舞台,他們試圖更充分地表達自己,更多地改變這個社會的不公,更加积极地参与到社区营造的活动中去,通过自己身体力行去影响身边的人,以翻转传统社会的各种弊端。所以,“翻轉”成為台灣的流行語,也是培钧的口头禅。

 

我注意到,培钧谈话间还有其他另外两个频率出现比较高的词语。那便是“社企”和“友善”。今年五月,我從朝陽科技大劉老師那裡第一次接觸“社企”概念,大致了解到台灣社會所定義的廣義的社會企業,是以創新企業模式解決社會問題(如扶貧、投入銀髮事業、縮小城鄉差距、關注弱勢群體、支持創新創業等),較嚴格的定義則有多項條件,包括具有“公益”目的,每年須出版報告,交由會計師查核簽證,同時帳上須保留一定比率的盈餘,不得分派給出資的股東等,而政府為此出台了多项政策予以支持。

 

培钧分享说,2014年是台湾的“社會企業元年”,這是台灣社會對於企業價值與社會責任定義的翻轉。如近期他了解到很成功的兩個案子,一個是”友善台北好餐廳app”,一個是“黑暗對話工作坊”,前者以科技協助社会中的行動不便者尋找友善餐廳,并由此改變餐廳增添為弱勢群體的服務標準,而後者則以視障人士指導正常人參與黑暗環境的培訓課程,以改變社會對視障和殘疾人士的態度及理解,增进友善社会的建设,同時它將明顯的殘疾劣勢轉化成為優勢資產,為視障人士創造更多元的就業機會…這時的培鈞,從天空的院子講起,已經把我帶到了更加廣闊和自由的思想翱翔的天空。

 

這幾日從天空的院子到小鎮文創的深度体验,包括参与到有小镇居民的公共活动中去,欣喜地感受到培鈞以及一帮在地的青年人,他们用自己的創業方式,激活在地產業,建设友善社区,改变社會不公等,而這是正是社企的目標與責任所在,這其中的正能量有一種特別的溫暖。當看著这些价值观已经深深地影响到台湾的这一代年轻人,心里不僅觉得特别亮堂,也充滿了羡慕。试想,一次學運后,社會企業元年誕生,行政院第一屆青年顧問團成立,政府不能不说没有作为社會不能說沒有進步,它們之间不能不說是沒有關聯。“从上至下+从下自上”,是解决社会问题的完整路径,需各有承担。

 

…….

 

衷心地體會,專心聊天的感覺真的比忙著拍照要好啊!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IMG_8813.JPG IMG_8814.JPG IMG_8834.JPG 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小鎮文創的小旅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